当前位置:多一度书库 军事 狱炎

狱炎

【正文】第二章 白绒狼

更新时间:2013/5/8 11:09:41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本站小诀窍:按向左键【←】进入上一章,向右键【→】进入下一章,回车键【Enter】进入目录,字母【E】章节报错

( )池临的房间,当确认池临已经熟睡后,赫莫轻声来到池临的床边,轻抚池临的额头,一阵火红的光芒闪过,顿时没进池临的额头中,然后池临的额头上忽然出现一阵黑sè的火焰,迅速的焚烧着赫莫发出的红sè光芒,赫莫眉头一皱,任由着则黑sè的火焰不断焚烧着自己红sè的能量,脸上一阵肃穆。

“池临这孩子,身上的黑火这八年来已经自主增强了二十三倍,破开封印十五次了,真不知这孩子一个人继承了大哥大嫂两个人的火焰,以后会出现什么状况,可是,这火焰如果不能控制的话,终归是一个祸患,”赫莫沉吟道。

他也很头疼,如果他愿意,将这黑火完全封印也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他不能这么做,这黑火好像与池临灵魂息息相关似的,彻底封印就代表着连池临也被完全封印,所以一直都只能采取半封印状态,加上这种黑火极具灼烧xìng质,一般封印连一年都维持不了,而且随着时间流逝,这种火焰的威力越来越大,迟早会出现问题的,当然,这种火焰对池临本身并没有什么伤害,但是对于池临身边的人来说却是一个大麻烦。

赫莫叹息一声,只能无奈的再次施展封印,一阵火红光芒闪过,屋内温度骤然上升,但是只是一闪而逝,然后一切归于平静。

赫莫看着池临一直平静安详的脸蛋,摇头叹息一声,迈步走出了屋子。

第二天一早,池临早早的就起身了,然后走出屋子,赫莫已经在外面等待着了。

“赫莫叔叔早上好,这个wǒ men真的要这么早出发么?不用和大家道别一番?”池临疑问道:“就这么走了,不和大家说一声不太好吧?”

赫莫转过身,头也不回的向着镇外走去,远远的传来他的声音:“没事,只是你去修炼而已,我还是会经常会封落镇里的。”

池临听了也不虞有他,因为他是知道,赫莫有着强大的实力的,至于有多强,池临根本不知道,但是至少两千三百里距离,对他来说不算什么。

听到赫莫的话,池临快步的跟上前去,一路小跑着离开了小镇。

一行两人,一前一后的向前走着,赫莫在前边悠闲的一步步的走着,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,他每一步都会迈出足足有十几米的距离,而且在这样诡异的前行方式下,不会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,反倒是会觉得这样的现象是理所当然的。

而在后面跟着的池临,却是汗流浃背的追随着,他小胳膊小腿的,跑两步才一米左右,尽管他的步伐迈的相当快,但是无奈自己的腿还是太短,所以他还是感到要跟上赫莫的速度那是相当吃力的。

池临自懂事起就一直生活在封落镇,作为一个边陲小镇,封落镇四周除了一片小树林以外都是非常荒凉贫瘠的,这也造成了池临一路上遇见了许多自己没有见过的新鲜事物,比如说那大量的水在地面流淌的东西,就让池临感到相当新鲜,而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河流罢了,

不过封落镇上水都是从深井中打上来了,别说是河流了,就是小溪流,池临也是没有见过的。

“咕噜咕噜……”听到后面的声音,刚刚跳过小河流的赫莫一拍脑袋,这池临连河是什么都不知道,不会游泳也是很正常的,这是自己的失误啊,赫莫不由自责,自己带着池临生活在封落镇这样偏僻的地方是不是一种错误,池临在封落镇的小孩子中算是最聪明的一个,但是即使再聪明,面对着自己听都没听过的东西,池临也一样不认识,哪怕那是很平常的东西。

池临没有见过河流,也就不知道进了水中要会游泳,不会游泳就会溺水,八岁的孩子心灵是纯净的,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游泳为何物,看见赫莫轻松的就跨过了河流,自然下意识的就跟着下水了,不得不说不知者无畏。

将池临从河水中救出来,好在池临只是被水呛了几下,赫莫轻轻在池临的后背拍了一下,一股温和的火系能量输入池临的身体内,池临一下子吐出不少河水,然后整个人也舒服了不少。

“嘎嘎……”池临大口喘着气,脸上还是心有余悸的问道:“赫莫叔叔,这是什么,好可怕的感觉啊。”

赫莫指着河流淡淡说道:“这个叫做河,这个在封落镇上确实是没有,所以你没有见过很正常,但是河流这种东西在这个大陆上很常见。”

“河?大陆?”池临还是一脸的不解。

“呃……”池临脸上越是不解,赫莫就越觉得尴尬,丢脸啊,自己将池临带大,已经有八年了,竟然连最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教会,这可是自己教导无方啊。

赫莫捂着额头,喃喃道:“凯妮伊丝和大嫂的关系是最好的,这样的情况,被她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。”赫莫好似看到了自己将来的命运了,而且面对凯妮伊丝,自己可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的。

想着想着,赫莫心下做出一个决定,然后对着池临温和的说道:“池临,我有说过让你一路上都是自己跑步来历练自己的吧?”

池临点点头,这两千三百里虽然对一个小孩来说是一段很长的距离,但是既然赫莫认为自己能够跑这么远的距离,池临也是相信的。

“那么,nǐ kàn这眼前的这条河流,是不是也应该靠自己的能力过去呢?”赫莫循循善诱的问道。

池临还是点点头,虽然不知道这个叫做河的东西应该怎么过去,但是想来自己的赫莫叔叔还是会告诉自己办法的。

赫莫指着河水说道:“既然这样,纳闷眼前这一条河,你就要靠自己的能力过去!”

池临心中还是有点害怕的问道:“那,这个怎么过去啊?”

“游泳!”赫莫敲了一个响指,然后指着河流说道:“这个河流,宽二十余米,深有五米,是一条小河,想要过去也很简单,像飞行,划船,跳跃等等都可以,但是现在唯一适合你的,唯有游泳。”

“游泳?”池临同样是不知道游泳为何物,他发现,出了封落镇自己遇到的什么东西好像都是非常新鲜的。

赫莫手一伸,掌心向天,向上一抬,顿时河面上一下子溅起一阵水花,一只足有两米背长三个短角的红sè海豹被赫莫这么一抬手间弄出了水面。

“咳,”赫莫轻咳一声,指着这只海豹说道:“这只动物名叫三角河海豹,是这个大陆上唯一一种生活在河水中的海豹,能够生活在河里的海豹很神奇,但是我主要想说的不是这个,我主要想说的就是,像它这样能够在河水里生活的方式,主要靠的,就是游泳。”

池临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能够在河水里生活的神奇海豹,然后苦着脸说道:“这个,难道又要我想刚才那样进到河里吗?但是那种感觉很难受的。”

赫莫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池临,你知道吗?水系,正是wǒ men火系最大的天敌,水系的种种特xìng,都能够克制着火系元素,以后你不免也会遇到水系的对手,所以现在你要首先做到的,就是要克制自己对水的恐惧,学会游泳!”

池临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赫莫叔叔,那,你教我游泳吧。”

赫莫满意的笑了,然后将那只三角河海豹扔到一边,然后说道:“要想学会游泳,首先……”

晚上,河的对岸,池临很快的学会了游泳,并且在赫莫的一再要求下,连潜水等难度更高一点的事情都被池临给学会了。

河边上被升起了一堆篝火,上面正烤着叔侄俩今晚的晚餐,正是那三角河海豹,赫莫在对池临常识的教育上却是很失败,但是对于池临rì常的饮食,却绝对是做得非常好的。

“来,池临,这种海豹身上最好吃的就是它的尾部了,这平时是最多运动的部位,所以肉质绝对是最好的,还有它这三根角,别看它是角质,但是烤熟后它其实是很脆的,而且对身体是非常好的,不过这个不好消化,一次只能吃一点点,这只海豹上的三只角,最好分半个月来吃。”赫莫拿着一把菜刀,不断的切着肉给池临吃,如果大陆上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非常惊讶,因为这三角河海豹,是有毒的,尤其是它那三只角。像池临这样的普通人,恐怕吃一丁点就会立马丧命。

但是池临吃的津津有味,而且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,这赫莫,不知用什么办法将这上面的毒给剔除了。

池临一边吃着,一边对着赫莫说道:“赫莫叔叔你也吃啊,你总是这样,不肯吃东西的,以叔叔你的实力,根本就不会担心不够食物的问题啊。”

赫莫只是笑笑,实力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吃不吃东西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,但是这些赫莫不会对池临解释。

吃完肉,池临早早的睡了,明天他还要继续前行,自然要养好jīng神,补充体力。

赫莫轻轻将篝火挪移到池临身边,然后走到旁边的河流边上,仰望着璀璨星空,手上凭空出现一瓶酒,狠狠的灌了一口。这是赫莫的习惯,每当夜晚池临睡下后,他总会一个人独自仰望星空喝闷酒,这是池临也不知道的事情。

第二天一早,两人继续前进,一路上,池临见到的任何新奇的东西都要问个究竟,而赫莫也仔细的讲解着,两人就这么有走了两天。

这是在一片树林边缘,赫莫蓦然停下脚步,后面正急促喘着气的池临疑惑的抬头看看天空,现在天sè还很早,怎么现在就停下来了呢?

赫莫右手上“唰!”的凭空出现一把宽厚的大刀,这把大刀比池临的身高还要高点,但是仔细看看就会发现这把刀手柄较为细小,赫莫拿在手上看上去相当的别扭。

池临看到赫莫凭空拿出一把刀,对于这样的事情池临并没有任何的惊讶,空间戒指,他自己也有一个,虽然只有十平方大小的空间,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自然的,池临也不知道这空间戒指在大陆上属于相当稀罕的东西,反倒是认为这空间戒指非常的平常的东西。

当然,池临看到赫莫手上的刀,脸上也是一阵的兴奋,因为那把刀,是赫莫专门为他而打造的武器,池临喜欢刀,而且还要是宽厚的巨大砍刀,这让赫莫相当的郁闷,因为他对刀类武器没有什么研究,没什么可教的。

赫莫拿出这把专属自己的刀,就说明要有战斗需要他自己动手了,这是在出发前赫莫吃池临说过的,遇到对手,要他自己解决,赫莫不会插手帮助。

池临激动的接过赫莫手上的刀,这把刀由于相对于池临这样的小孩来说,太过锋利,所以赫莫一直都不允许池临在他看不见的情况下拿这把刀,因而这把刀一直由他保管着。

看见池临专注的抚着刀身,赫莫提醒道:“池临,现在准备战斗吧,你的对手,是它们。”说着,赫莫指着前面的树林。

随着赫莫的声音落下,林子中忽然窜出三只成年的白sè巨狼。

白绒狼,一种极为凶猛的野兽,喜三五只结伴捕食,虽然白绒狼并不是魔兽,但是相互合作的白绒狼,甚至能够捕捉最低级的魔兽为食,一般人见到白绒狼,基本上就相当于没命了。

但是池临面对这三只狼,心中没有丝毫的畏惧,有的,只是将要进行第一次真正战斗的激动以及兴奋。

战士,为战而生,又怎会畏惧战斗?而且,池临身上流淌着的,是天生就是喜欢战斗的血脉。

本站小诀窍:按向左键【←】进入上一章,向右键【→】进入下一章,回车键【Enter】进入目录,字母【E】章节报错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2 多一度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.